九州体育娱乐

“庶女”国漫的崛起

  7b951210582cae0e3057a0faa17b291f.jpeg

  文|锦鲤财经

  日前,微博动漫和微热点联合推出2019上半年亚洲动漫榜《二次元形象白皮书》,其中,国内外的动漫形象各占50%。

  1e3d0f53a3037e762bb17d98701e99ce.jpeg

  由这份白皮书所列出的动漫形象可以看出,国内上榜的五个人物形象中,有四个(魏婴、蓝湛、萧炎、叶修)均出自热门小说,其作品本身自带粉丝群。反观国外角色,不管是哆啦A梦还是路飞与毛利兰都是动漫爱好者耳熟能详的经典形象,似乎近几年的日漫圈并没有诞生新一轮二次元偶像。

  一直以来,国漫的“耳边”时刻都充斥着“崛起”的呼喊,而最近几年它所交出的成绩单也在印证这一点,或许,国漫真的如君所愿地崛起了。

  只是,“做起来”是一回事,“顺利前行”又是另外一回事,细看这些年来的国漫发展史,有点类似一个在封建家族里不受待见的庶女,小的时候在“大姐”日漫的压迫下艰难求生存,好不容易跌跌撞撞地长大,推开家门,却蓦然发现此间已是变了天地。

  褪去热情,遍地书粉

  对于国内几个角色的上榜,很多网友并不买账,评论区里一时腥风血雨,有位网友在评论区留言:国漫这边我真是捶胸顿足,视美小儿作画水平不过如此而已,献帕礁龃IP靠腐女捧上榜算什么英雄!

  五个上榜角色中有两个角色(魏婴、蓝湛)皆出自同一部动漫《魔道祖师》,很显然,评论区里的很多留言也不约而同地重点关注了这部动漫。

  事实上,批评之声并不是空穴来风,不止魔道祖师,另外几个动漫角色同样遭人非议。其实国漫发展到现今,我们不难察觉到它本身的发展前景越来越依附于热门IP,甚至可以说它有沦为热门小说附属产业的危险趋势。

  以人气居高不下的《魔道祖师》为例,作为“晋江镇站之宝”之一的超人气小说,据官方统计其在站内有着110万左右收藏,44万+收藏,140亿积分,霸王票排行榜第二,由其衍生出来的同人剧情歌《同道殊途》在B站的播放量为1030.3万,评论59.6万。

  在改编成动漫之前,魔道祖师在二次元圈里就有着极高的人气,《同道殊途》充分地印证了这一点,这首时长不过八分钟的剧情歌几乎囊括各界大神,就配音而言,国内一线配音团队赫然在列:有被誉为“配音界半壁江山”的边江与阿杰729,为《琅琊榜》里誉王一角配音的宝木中阳,一人之力撑起一部动漫的山新,获得陈凯歌赞赏,为《妖猫传》配空海的杨天翔以及《一人之下》配冯宝儿的小连杀。

  在配音阵容上,区区一首剧情歌都足以同当红热播剧相媲美。而它的演唱阵容更是毫不逊色,古风唱见圈同样出动一众大神:有满汉全席的特曼,Assen捷,古风女子团体的Aki阿杰与HITA。

  《魔道祖师》自身所有的庞大的粉丝群在同名动漫的播放量上做了巨大的“引流”贡献,动漫方在配音阵容上的选择也十分“聪明”,几乎是《同道殊途》的原班人马,在开播前就已经获得无数粉丝的期待。首播前一周百度搜索指数的平均值已达到了五万,首播当天播放量就突破了2.6亿;上线两天,在豆瓣上就获得了8.7的高分,目前播放量超过4亿。

  从更深的层面来讲,动漫《魔道祖师》的成功不是国漫树上的硕果,而是IP营销的狂欢盛宴。

  无独有偶,排行榜里的另外两位,叶修出自蝴蝶蓝的《全职高手》,萧炎出自天蚕土豆的《斗破苍穹》,无一不是在改成动漫前便已经是网文圈的“神作”。

  如果舍弃IP的神助攻,一部制作精良的动漫还能做到收视口碑双丰收吗?以前段时间刚刚完结的《少年歌行》为例,这部动漫改编自周木楠的同名小说,原著的知名度与上文中的几个相差甚远,是目前国产动漫里少有的“独立产物”。

  2ced1f76533320c036d696796d936b94.jpeg

  《少年歌行》讲述的是三个性格迥异的热血少年一起纵马江湖的故事,导演是“画江湖”系列的执行导演陈升,作为B站国创大会上公布的第一部上映动漫,少年歌行更新三集之后评分9.7分B站播放量却只有72.8万,追番12.6万,完结后的播放量为6691.6万,追番144.4万,与首播破亿的魔道相比差了不知多少全职(B站播放1.2亿,追番461.1万)。

  再往前看,年初上映的电影《白蛇·缘起》上映首日票房974.9万元,首周票房4118.7万元,虽然在“自来水”的努力下最终实现票房破亿,但是透过这场激烈胜利的“情怀战” ,我们依然可以窥见它无人问津的窘迫。

  有人说《白蛇·缘起》依附的也是一部大IP,那为什么还会经历前期煎熬的阵痛呢?各中原由其实很明显,动漫的追捧群体主要是“Z时代”人群,《新白娘子传奇》热播时,这个群体基本还没出生,他们根本不认识赵雅芝与叶童,更不清楚什么是所谓的“新白文化”。

  没有书粉的摇旗呐喊,局面难免不堪一击。

  “残羹冷炙”能撑多久?

  面对上述几个悬殊巨大的数字,观众或许只会跟风看场热闹,但是热闹过后留给动漫制作方与原创作者的却是一个足够致命的去向问题。

  对于制作方来说,这个去向选择很“简单”,选择一部自带人气的热门小说无疑是一件省时省力的实惠买卖,有粉丝基础在前保驾护航,收视数据自然一帆风顺,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

  而对于原创作者,这个去向选择明显很残忍,随着越来越多的热门小说挤入这个本身就不宽阔的赛道里,他们被严重打压的不止是自身创作的积极性,最关键的还有市场接受度。制作方一旦尝到甜头,纷纷投入热文的“怀抱”, 长此以往,小说占据动漫行业的主导位置,留给原创作者的只剩“一地鸡毛”。

  但是随着网文诸神时代的落幕,快餐文学的巨头“霸道总裁”与“重生爽文”在近几年更是甚嚣尘上,优质IP的诞生一度遭遇瓶颈,市场现有的优质IP资源就像一块只少不多的蛋糕,经过多方势力争相瓜分,最终形成“僧多粥少”的尴尬局面。

  目前,电视剧方面为了拓展IP资源,已将“魔爪”伸向了优质老剧,打着“翻拍”的旗号将观众心目中的经典一毁再毁,有经典珠玉在前,这种操作无疑是在“自掘坟墓”。

  于是出现了3.3分的《流星花园》,2.8分的《深夜食堂》,2.4分的《笑傲江湖》……

  自己动手,何时能丰衣足食?

的动漫方显然比剧方聪明得多,他们深谙“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在IP开发上选择“自行孵化”策略。

  以上海童石网络的“大角虫”为例,自2015进入市场后就大举签约漫画原创作者,为吸引更多漫画家入驻平台,大角虫更是以高于业内平均水准近20%的稿费签约作者。据统计,它在短短三年里签约了包括漫画、轻小说在内的国内独家作者和工作室近500家,推出日更作品近千部。

  然而,盲目的“漫海战术”并没有令大角虫如愿以偿,不仅没能孕育出得意之作,相反,高额的稿费支出还将其推向了债务深渊,2018年8月份,大角虫被爆拖欠稿费约400万元。

  而据行业数据统计,截止2018年9月工商登记显示的漫画领域相关创业公司共有310家,其中平台型创业公司有65家,内容型创业公司有173家,且大部分集中在14、15、16三年间成立,数量达到163家,占总数的53%。

  11fbd7ce1e83e297e572c754e87a4fea.jpeg

  IP孵化是一个漫长且费钱的过程,短期内无法变现的后果足以想象,大角虫的失败给动漫人士上了很好的一课,孵化IP是“大海捞针”,要想成功捞到针,首先要缩小海的范围,尽量避免粗制滥造,否则在经年累月的风吹日晒下,打捞者很可能会因为体力不支而一头倒下。

  2018年10月,腾讯动漫就网上热议的“腾讯动漫因预算问题暂停支付部分签约作品稿费”一事,作出官方回应。回应里称:此前的稿费拖欠一事为外界误传,所有作者的稿酬机将会按时如数发放,并宣布将部分作品转入付费模式,由用户与市场来决定作品发展。

  5cd636c7d515d26734dad42679615162.jpeg

  这一调整意味着作品质量要求大幅度提高,不仅腾讯动漫,漫漫漫画的负责人也表示:我们的稿费可以提升或不缩减,但对应新增的连载作品,必须在画面、故事、流量贡献等各角度有所提升,要求实际上提高了很多。

  动漫制作人知道在残羹冷炙里已汲取不了多少营养,他们正逐渐转向自力更生,只是,漫画不同于小说,相较于受众群体与创作群体而言,等待优质的漫画IP出现将会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

  “大姐”暗淡,环境变异

  除了自身的发展局限性,国漫“站起来”后应该已经发现,自己身处的江湖早已不是那个人才辈出,各领风骚的江湖了。

  日漫作为行业标杆,一直以来都被当成是国漫的竞争对手与学习对象,本世纪初,日漫中的精品佳作成井喷式输出,在《二次元白皮书形象白皮书》中,《哆啦A梦》1991年首次引入中国,《名侦探柯南》1996年上映,《海贼王》1999年开播。

  一部作品能成为经典让人铭记的确值得高兴,但是历经二十多年,如果令观众铭记的依然只是旧日的辉煌,这便是一个行业走向衰落的有力证据。

  如今,一味地深究日漫衰弱的原因并没有什么意义,站在大环境的风口回望,无非是人才的空缺与商业化的侵蚀。

康庄大道吗?很多人的回答都是肯定的, 其实不然。

  知乎搜索“日漫与国漫的发展”,会引出上百个相关话题讨论,在问题“今后日漫与国漫的发展会怎样”的回答里,知乎用户“胡朽朽”是这样回答的:没有日漫的输出,国漫很容易被遗忘。

  多数旁观者的思维存在一种局限性与固定性,我们来打破常规认知,假设身处一场比赛中,一直遥遥领先的选手突然放慢速度,观众是会选择继续关注他还是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落后选手身上?退一万步来讲,假设日漫淡出动漫行业,那这场比赛还意义有可言吗?

  换句话说,日漫于国漫而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行业环境的好与坏,直接决定了国漫前进的合理性。

妖小红娘》,日漫引领的是方向,它绝没有在塑造模式。

  总结

  把时针回拨,其实,国漫不是没有经典之作,华夏薪火相传的传统文化都是国漫前行最好的助力之一,这股力量对其他国家来说有着不可替代性与独一无二性。

  国漫总想追求创新,盲目在IP堆里找创新,在日漫身上找创新,殊不知,曾经“百家争鸣,恢弘华夏”的《秦时明月》 是日漫不曾拥有的气度与精神,“侠骨柔情,仗剑天涯”的《虹猫蓝兔七侠传》更是日漫体会不到的江湖快意。如今,这股力量也许已淹没在了数据流量的冲击中,但是他只可能迟到,绝不会缺席。

  借用知名漫画家米二在《一人之下》里的一段话:一个打算锻炼自己的人,任由意马由缰的话必遭劫难。一个本来拥有奇佳资质的修行人自暴自弃,终会沦为无药可救的悲剧。

  【钛媒体作者介绍:锦鲤财经,专业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达到当天最大量